巴罗克 —— 我的快乐之源

 

巴罗克 —— 我的快乐之源

文:于 萍

    每当我伴着轻声哼唱,愉快工作的时候就会有人问我:“你怎么干活还那么高兴?”,我想这种充满我工作与生活,让我精力充沛的快乐心情就来自巴罗克教我唱出的美妙和声。

    和巴罗克的团友们在一起学习已经好几年了,虽然至今在他们评论音乐作品或歌唱方式时我还只能是个听客,但他们那种对合唱艺术的痴迷与执着让我感动。

    我之所以喜欢合唱,是因为合唱本身是一种力求和谐、完美的集体活动,并不突出个人的技巧,这对爱唱歌又羞于“单练”的我来说是最合适不过的了,而巴罗克室内合唱团那种独特的音乐风格、不同国家的语言加上与“多国部队”默契的配合都深深地吸引着我,每周两次的排练当然就成了我最期待的事。虽然工作压力有时大的难以想象,但是每到排练的日子我都会不断提醒自己赶快做事并尽量缩短中间环节,以便能按时去赴“我和巴罗克的约会”。

    在合唱团,我的基础算是很差的。虽然在形成现有风格的痛苦蜕变中我坚持了下来,但如何能让自己不落的太多始终是困扰我的难题,识谱慢就是最大的障碍,为了变被动为主动,我决定以自己记忆力好的优势去克服它。于是困难变简单了,大师的笑声成了整理文件的伴唱曲,小巴赫成了打印文件的指法练习曲,当然还有的被变成复印进行曲、饭前开胃曲等等,就这样一部部作品很轻松的就学会了,而且记忆深刻。

    看见你真高兴 。

     久而久之,我这种过分活泼的行为也就成了公司一景,大家见到我都会说:“看见你真高兴,听声就知道你来了”!其实我怎么可能没有烦恼呢?只不过我会在喜欢的音乐中寻找能与心情和谐的那部分来医治烦躁的情绪,要知道倾听美妙的和声,就像欣赏一件水晶的艺术品那样让人清心、陶醉,当然好感觉占大多数,偶尔也会有医治无效火山爆发的时候。

    曾听人说:丝不如竹,竹不如肉。这证明人的声音是世界上最神奇、最奇的。每当巴罗克排练或浪漫、或风趣、或欢快、或悲壮的作品时,我都会把白天工作的压力和困难抛于脑后,尽情的享受这份快乐的心情,并把她留在记忆深处,为新的一天积蓄一份好心情。

     也许每个人对快乐的定义都不同,而我的快乐之源就是音乐,她来自巴罗克——我可爱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