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 趣 社 群

 

兴 趣 社 群 

董学耕

     时光流转,巴罗克室内合唱团已经走过了六年的难忘岁月。记不得我们在一起唱了多少作品,也没有去精确统计我们的排练、演出场次。或许有一天,我们会如数家珍般地在一起回味这些往事流年,因为其实每个人都清楚,会回想起在合唱团的快乐日子,都知道哪一次玩枪战谁中了子弹,哪一次活动谁坐了滑竿。就要赶上一个特别的时间了,新世纪、新千年这些说法太大,对于我们来说,在一起走过的六年却真的是实实在在。这还只是起步,我们的确是需要新的发展阶段。我们共同拥有过快乐的日子,我们还将创造新鲜的生活。我们曾经互不相识,来自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是什么力量促使我们在每周那些特定的时间聚集在一起,共同完成对一个个作品的创造,共同丰富着彼此的人生经验?

    这个问题的问法或许就已经包含了它的答案,艺术的创造,人生经验的丰富,还有……这些不就是答案吗?是的,这是答案,但我想,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答案。我总在问自己,为什么合唱对我们很重要?不就是唱歌吗?合唱有什么特别呢?为什么合唱团对我们很重要?不就是一个团吗?巴罗克有什么特别呢? 是啊,合唱人都知道,合唱是有些特别。我们曾经习惯了一种千部一腔、千人一面的声音,但是生活的真实告诉我们的要远为纷纭复杂,生活决不只是大齐唱式的整齐划一。权力可以束缚生活,样板可以扭曲生活,但生活的眼神依然充满了渴望与憧憬。 
    于是就有了禁锢时代的决堤与瓦解,生活突然生出了一千对翅膀,全然改变了模样。个人化的时代以前所未有的冲击力横冲直撞,所向披靡。感伤、热烈、嘶喊,俄而低吟浅唱。无所归依的流浪道出了生活毕竟也不仅是对酒当歌、豪饮浅酌,在孤独中无人喝彩。人,终究在寻找着心灵的共契。自由组织起来的(而非单位意义上的)合唱社群的大量涌现,我想不仅是一个社会学意义上的事实,而更是一个生存意义上的新现象;它瞩意的不仅是艺术的追求,也同时是做人和生活样式的提纯和提升。合唱是集体完成的艺术,是主动参与性的艺术,合唱是每一个参与的心灵的积极碰撞。合唱与整齐划一无关,也与突出自我表现无缘。没有每一个参与者的积极主动地投入,就没有合唱的成功;没有参与者之间积极地默契、配合,就没有合唱的成功;没有参与者之间相互地尊重、体认,防止个人出风头,也就没有合唱的成功。“不能没有你自己,也不能有你自己”,我们团友的话真是一句金石玉言,道出了合唱的真谛,也是做人的真谛。因此,成功的合唱团就既不能是集权主义的,也不能是个人主义的。每一个参与者都基于对合唱团宗旨的积极认同,并且由他们共同塑造着合唱团的宗旨。民主、参与、投入、平等都是合唱团建设中的要旨,离弃这些,就不可能创造出美的合唱声音。我们说这是一个兴趣社群,并非指她的成员只是图一时“兴趣”,而是要说这样的社群的基础是,参与者基于自己的兴趣而自由地选择愿意加入与否。这样的社群既不是单位性的,也不是区域性的,而是有着共同志趣的自由人的自由社群。

    巴罗克室内合唱团就是这样的一个兴趣社群,集体的但不是一个声音,自由的但不是个人膨胀。除了巴罗克团在合唱艺术上了开拓、追求和水平,我想,这就是巴罗克的特别之处。兴趣社群作为社会的中间团体,体现了现代人的生存方式,是我们这个社会中的积极因素和稳定力量。成长中的社群会成为现代社会的积极因素,并改变我们的人生。

    “不能没有你自己,也不能有你自己”,这就是合唱,这就是巴罗克室内合唱团。